你至今都不知道那朵花的名字
 
 

虚荣心作祟 自卑还是忍不住哭泣 并不是真的因为一只唇釉下架和你置气 只是我真的很自卑 而这种自卑而没有安全感从未离开过我 只是我在竭尽全力地去抑制 我想我是病了 白天的我 在同事面前的我 不是真正地自己  只有在你面前  所有的悲伤才找到了归处  眼泪汇成小溪  流向你的心里  我要变化  不可以每天无所事事  可能是当一个人心灵空虚的时候  才想从外表去改变吧      I am such a superficial person.
Where the 'old' me?

27 Feb 2017
 
评论
 
热度(2)
© 那朵花 | Powered by LOFTER